商家携预付卡余额跑路谁来监管?

  2018年12月8日,梦秀欢乐广场3楼的魔力乐豆店已关闭。摄影/新京报记者 潘亦纯

  健身房、美发店、洗车店、蛋糕店等等,为了“锁定”客户,声称“办卡”可以享受充值返现等折扣。因此,不少消费者喜欢在自己常去的店“办卡”。这样的卡被称为单用途预付卡,持卡者只能在发卡机构指定的商户或门店消费。

  殊不知,这项本来应该成为商户和消费者之间互相便利的交易,因为有些商户在消费者办完预付卡之后携款跑路而让消费者后悔不已,不仅难以享受服务或折扣,就连卡里的余额也很难追回。

  “店铺关门”“商家跑路”,消费者手里的卡片就成为废纸一张,后续的追款之路更是漫漫。那么,到底应该如何规范预付卡消费?

  魔力乐豆跑路当天还在售卡

  近日,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女士便遇到了这样的糟心事。2018年11月份,她在梦秀欢乐广场三楼的魔力乐豆店(一家儿童游乐场)给孙子购买了4张双十一促销卡,每张卡150元。仅用完一张卡,魔力乐豆就关店了,店老板及店员也不知所踪。

  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得知,魔力乐豆文化娱乐有限公司2017年4月12日成立,目前登记的状态为开业。记者拨打其公开电话无人接听。去年12月8日,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魔力乐豆处于关店状态,店内剩余一些货架和部分设备混乱地摆放着。

  在已关闭的魔力乐豆店铺门口,贴着两张敬告信,一张敬告信上称,“北京魔力乐豆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与我司签订的租赁合同至2023年2月到期,但自2018年12月起,该公司已欠付我司巨额租金,魔力乐豆儿童乐园于12月5日下午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闭店停业。”

  另一张敬告信则称,需要退卡、退费的顾客到商场一楼服务台进行登记。新京报记者在商场一楼看到,服务台前有十余个魔力乐豆的客户正在排队登记。

  让魔力乐豆消费者们感到气愤的是,在跑路当天上午,魔力乐豆都仍在向客户促销预付卡,在店铺倒闭前一两个月,店铺更是通过多个微商平台低价促销“99元10次卡(原价1280元)”。“明明店长都知道店铺要倒闭了,还促销自己的卡,这不明摆着骗人么?”一位在现场的消费者对记者表示。

  另一位消费者对记者称,自己卡里还剩2000多元,其他客户最高的卡里有剩4000多元的,“我们建了一个退款群,目前群里有300多人,但好多消费者都还不知道(店铺跑路)”。

  12月11日,据魔力乐豆消费者提供的消息称,当天下午,魔力乐豆消费者在片警的协调下与商家达成协议,商家在12月31日前退款。12月26日,有消费者向记者证实,已有人拿回余款。

  然而,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红(化名)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17年年底,他在朝阳大悦城附近的新派修脚充值5000元,偶尔去过几次。去年5月搬家后,王红再去就发现原来店铺早已不在。

  北京市丰台区的吴霞(化名)对记者表示,2017年年初,她在小区门口办了张200元洗十次的洗车卡。“刚用两次,洗车店就没了。卡上没有联系方式,我们也联系不上店主。”

  跑路商家违反《合同法》

  根据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统计,2018年上半年,生活、社会服务类投诉共44787件,主要集中体现在预付式消费较多的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修理服务等服务行业。其中,部分经营者因经营不善等原因,发生关门歇业、易主、变更经营地址等情形,既不能继续按合同约定提供服务,也不采取其他善后措施也成为消费者主要投诉的问题。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因商家与消费者之间成立了服务合同,当商家在尚未履行或是未履行完合同义务即“跑路”的行为,违反了《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此时,商家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记者注意到,按照《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有不少消费者产生疑问,商场里的商家跑路,作为管理方,商场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记者在梦秀欢乐广场的服务台处发现了《关于谨慎办理各店铺储值卡的告知》(简称《告知》)的提示。《告知》称,“梦秀欢乐广场各店铺为顾客办理的储值卡属于各店铺自行行为,与本商城及商场管理方无关。”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11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商家携预付卡余额跑路谁来监管?